智人慧心助学网
English version
首页 | 文章中心 | 助学项目 | 资料中心 | 关于我们 | 帮助中心 | 个人控制面板 | 论坛
 

应急基金计划
 

当前位置:文章首页 >> 资料中心 >> 媒体报道 >> 用尘封的图书点击“微笑”网页

用尘封的图书点击“微笑”网页

2012-02-08 20:33:44  作者:何欢  来源:中国教育报  浏览次数:0  文字大小:【】【】【

原文:http://www.jyb.cn/zgjyb/five/200612/t20061221_56145.html

书是世界的窗口。可是许多贫困地区的孩子即使获得了读书机会,却往往无“书”可读。而在城市中,则有大量的书籍尘封在书架上。民间组织微笑图书室所倡导的网上捐书形式,正在帮助那些没有一本书的乡村学校建起自己的图书室。

 

  当村子里的青年前赴后继涌向城市时,城市的人们却背起行囊逃离物质文明的压迫;当村子里的孩子争相传阅一本过期的作文选时,城市的学生却已经把图书尘封并有了新的娱乐。当微笑图书室把那些成为摆设的图书重新擦亮送往需要的地方时,我们便品出了那一点一点的用心和真诚:不望锦上添花,但求雪中送炭。那些各式各样的图书一本一本从一个地方飞向另一个地方,其中跨越的,不仅仅是千山万水,还有人心的漠然和熟视无睹。


  2003年5月,几位热爱自助旅行的网友自发成立了微笑图书室(以下简称“微笑”),到2006年年底,微笑已为64所学校共捐书30318册。其行动也为更多人了解、支持和参与。但回看微笑走过的路,会发现,数据说明如此单薄无力,微笑背后其实有太多因果未曾展露。


  忙碌不再成为助人的绊脚石


  “忙碌”是都市人共有的关键词之一,“我很忙”作为完美的借口,把情感挤压到心灵的墙角。而采用了灵活便捷的捐赠形式的微笑使忙碌不再成为助人的绊脚石。微笑倡导两种捐书方式,第一,网上捐书:在微笑首页上注册为成员后即可选择学校,登记书籍并取得学校信息,然后把书直接寄往学校即可;第二,代捐点捐书:把书带到指定代捐点,统一登记后由微笑发往学校。


  目前,代捐点主要分布在上海和杭州,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到微笑,其他城市也渐渐有了微笑的代捐点。上海徐家汇天平路的自游人书屋是微笑第一家代捐点,老板张云坦言:“虽然客人不会因为微笑而明显增多,但客人会因此更喜欢我们书屋”。就在今年9月初,他们突然一次性收到二十多个大大小小的包裹,急忙联系代捐点义工粽子(网名),粽子“拐带”单位司机冲过来处理。他们用了整整一下午整理出300多本有效图书。但是,怎么会突然集中收到这么多书呢?后来得知是苏志燮影迷会在偶像的感召下(苏志燮8月18日向中国红十字会捐赠了600万韩元)约好一起为微笑捐书。


  网络和代捐点互为补充的捐赠方式意味着:如果你现在有旧书或杂志,你需要做的,只是在网上登记,然后去邮局,如果连登记的时间都没有,那么把书带到代捐点即可。不过,微笑还是呼吁大家尽可能网上捐书,独立完成登记邮寄全过程。毕竟公益是每个人的事情,而我们在助人时的付出也会让这种经历内化为个体的生命力量——“是你为你的玫瑰花费的时间,使你的玫瑰变得如此重要”。


  从捐书到回访一个环节都不能少


  在微笑的制度中,和灵活便捷的捐赠形式相对应的是严格的运行流程。维护流程的完整性保证了捐赠灵活而不混乱,零散而有秩序。从登记书目、捐书分配、邮寄确认、学校确认、建立图书室到情况反馈,哪个环节都不能少,不是把图书送到贫困地区就匆匆了事,而是帮助学校建立起制度相对完善的图书室,并在当地吸纳志愿者参与以后的管理工作。


  微笑经常从当地学校得到回馈,今年7月份他们收到一封来自甘肃兰州榆中县第二中学支教老师曲艺的感谢信,“那个时候的学校图书室,确实是有书的,但只闻气味就能够感受到书籍年代的久远……孩子们经常找我借书看,但我真的没有带书,仅有的几本杂志,也被我所教的200多个学生翻烂了。”“2005年的11月份,朋友介绍我认识了微笑图书室……从今年3月10日到7月3日,我们收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图书共1750本,杂志871册。还记得3月10日,我们收到了第一个包裹,我们好几个老师还有校长,居然站在那里,围着包裹愣了半天……每个人的心弦都好像被深深地拨动了。”校长魏永胜曾为书源问题发愁,而网友们的帮助及时解决了图书短缺的燃眉之急,“每一次捐来的书,校长一定要亲自搬到图书室,不管多沉的箱子。”对于捐赠者来说,有什么比遇到乐于接受、真心需要的人更幸福?


  除了从当地志愿者那里得到反馈外,微笑还组织回访。回访者可以是网上招募的志愿者,也可以是捐书人。图书的利用情况、哪些书最受欢迎等都会在回访中一一考察。这个工作是对“充分尊重捐赠者”理念的实践。捐赠者有权知道所捐物的去向和情况。既然所捐赠的东西不能纯粹用金钱来衡量,那么回访的做法不仅是对他们行为的尊重,更是对情感的尊重。


  快乐和悲伤都成为前进的动力


  微笑不仅从回馈中收获欢乐,在发展中也体会到新气象。现在自主完成捐书全过程的朋友越来越多,这对微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鼓舞。微笑是完全公益性的组织,成员都有自己的工作,组织人事上的义工结构可以保持微笑的纯洁性,但同时也给微笑的工作带来一定的困难,毕竟,缩小各地教育资源的差距不是几个人可以完成的,需要大家一起来努力。


  同时,微笑还很注意公益活动的趣味性。他们定期举行拍卖会,据木梓(微笑学校组组长)介绍,“拍卖会一开始只是朋友间的聚会,大家把自己的东西拿出来拍卖,所得款项捐给微笑,后来发展成每年一次的年会活动了。”不仅如此,微笑从2004年起还举行中小学征文活动,其“三不政策”(不限文体、不限字数、不限主题)吸引了众多学生来参加。正如微笑的朋友阿甲(红泥巴村网站创始人)所说:“我们不必把公益的意义想象得过于伟大,它本该是生活的一部分。从事公益,不妨把乐趣放在第一位。如果一件事情,徒有意义而没有乐趣,即使意义再大你也无法坚持下去,而真正有趣的事情,往往也是真正有意义的。”


  微笑3年的历史中有快乐也有曲折。2004年微笑开展了一个新的活动——“班会计划”。形式是微笑与城里学校某班合作开班会,介绍微笑图书室及某个需要帮助的农村学校。然后每个学生捐一本书,并写出喜欢该书的理由夹在书中,微笑收集后寄到结对学校。受助学生看后再发回读后感。


  第一个“班会计划”在上海华东理工大学附中初一4班试点,同学们不仅为结对学校云南省普洱县政和小学寄出了100多本图书,还把祝福写在自己设计的贺卡上。一个多月后,微笑成员“小小风也”(网名)收到当地“布衣”老师的大信封,里面有几十张手工书签。令人意外的是,书签没注明制作者学校和姓名。后来通过“布衣”老师,微笑才了解了背后的艰难。原来当时天降大雨断了去政和的路,图书一直寄存在附近的般海小学,电话也不通,又要给上海的学生回馈,怎么办?正巧政和小学老师要带学生参加县教委举行的作文竞赛,他们打算借此把学生制作的手工书签一块带来。“布衣”老师在般海小学焦急地等待了两天,“终于看到一群泥人站在我面前,两位老师5位学生。”“孩子们痛哭起来:老师对不起,我们摔跤了,路滑,书签湿了,破了……”,“一个小男孩从沾满泥巴的书包里掏出一个食品袋,层层包裹着纸板做的4个小袋子,里面是干燥鲜艳的4张书签!”为了不让上海的孩子们失望,般海小学的师生们就帮着赶制书签,“小小风也”收到的正是这两所小学师生共同努力的成果。


  微笑一直保持和其他公益组织的联系,其中一个合作伙伴是助学组织“智人慧心”。“智人慧心”志愿者每年都会深入到贫困山区进行实地家访,同时寻找符合微笑要求的受助学校。在家访的过程中,他们遇到很多无法遗忘的事。有一个叫做拉姆的女孩拉着志愿者的手喊着:“姐姐,我想读书!”可就在志愿者回到上海为她找到捐助者,联系她家人时,才知道拉姆已经嫁人了,而她只有13岁。一个本应在学校度过的年纪,却被提前拽入生活的漩涡。她如果有选择,嫁人恐怕是最后的出路。


  把书擦亮送往需要的地方


  把旅行和公益相结合的,除了微笑,还有“多背一公斤”公益旅游项目。该项目由广州一位网名为“安猪”的年轻人发起,倡议大家在旅行时多背一公斤物品给旅游区的贫困孩子。


  微笑学校组组长木梓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图书让人受益终生,即使不能继续上学,之前从图书中学到的却可能会影响他一生。而且图书还可以让整个学校甚至整个村都受益,从受众群及受益期来说,图书的价值都能最大化。加上城市那么多旧书,与其当废纸扔掉,不如捐给需要的人。”


  从回访中我们了解到,少儿故事、科普、童话、拼音注音类的读物、字词典等书籍比较紧缺,而且“孩子们最喜欢童话故事、作文选、红领巾这一类的杂志。”可是,与巨大的需求相比,微笑的书源却是一个麻烦的问题。木梓介绍说:“微笑出于公正透明的考虑不直接收捐款;同时它是民间公益组织,又不能公开募集资金,所以无法承担大批量图书的邮资,只能请出版商或书商代为邮寄;我们希望出版商能先出具发票,然后捐款人根据发票金额汇钱。不过这样一来,就没多少出版商或书商愿意合作了。”


  正是由于上述原因以及“不望锦上添花,但求雪中送炭”的宗旨,微笑在受捐学校的审查上非常严格。木梓说:“我们只捐赠没有任何图书来源的学校,为了保证图书资源得到最有效的利用,希望小学和一些有别的组织支援的学校,我们就不捐助了。”许多受捐学校在得到微笑帮助之前,连一本藏书都没有,更别说图书室了。惠远寺希望小学虽名为希望小学,实际上并没有得到希望工程的资助,而是由创立者牛麦郎嘉活佛和远在北京、上海、广州、广西的捐助者们提供资金。之前学校只有5本汉语小字典,没有一本课外书,常常还要两三个人共用一本教材。


  微笑希望能在贫困偏远地区建更多的图书室,为更多的孩子打开一扇窗,可惜资源有限,这不是一个公益组织可以完成的,需要每一个人的投入。那么,现在请看看您的书柜,有没有可以捐出的书,打开微笑的网页(http://www.smilinglibrary.org/)为渴望知识的孩子们捐书吧。(中国人民大学 何欢)

 

【采访后记】


  刚开始联系采访时,恰逢微笑图书室的志愿者要去甘南回访,我便急匆匆地把手头的事情做完,打算和他们在甘南碰面,一起参与到回访的事情中去。我实在想看看当地的孩子们和他们的图书室。虽然微笑的网站上有许多受捐学校的图片,但仍然不能满足我的好奇心。无奈的是,当时正值旅游高峰期,火车票早已售完,我的甘南之行不了了之。


  由于不能亲自参与,我便抓住许多微笑的志愿者问来问去,从代捐点书屋老板张云、义工粽子、顾问阿甲、学校组组长木梓、负责资源开发与合作的晶晶、回访者张蓉等无一“幸免”,他们不厌其烦地给我解释许多细节,在此我想大声喊出他们的名字表示感谢。除了代表我之外,还有那些无法亲自对微笑道谢的学校和孩子们,采访甘肃兰州榆中县第二中学魏永胜校长和河南省偃师市府店镇第二初级中学李超强老师时,他们都一再表示希望我能够对关心孩子成长的好心人们说声“谢谢”!


  有时,我真害怕自己“太过矫情”以致影响到对微笑的真实表达,他们其实是将公益生活化、乐趣化的一个组织,很平和也非常实在,阿甲曾经说:“我们不必把做公益的意义想象得过于伟大,它本该就是生活的一部分,我们只是尽本分而已,而且还要学会从中获得乐趣。”


  助人为乐,乐在其中,我想可以成为每一位有善心的人们一种相对乐观积极的生活方式,我们可以一起生活得更美好。

 

  《中国教育报》2006年12月21日第5版

   
       
         

免责声明 | 隐私条款 | 站点地图 | 繁体中文
© 2005-2008 “智人慧心”助学网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沪ICP备050073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