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人慧心助学网
English version
首页 | 文章中心 | 助学项目 | 资料中心 | 关于我们 | 帮助中心 | 个人控制面板 | 论坛
 

应急基金计划
 

当前位置:文章首页 >> 资料中心 >> 媒体报道 >> 上海白领建“捐献时间”网站 2月招募大使--2006年新民晚报

上海白领建“捐献时间”网站 2月招募大使--2006年新民晚报

2011-02-12 15:57:31  作者:新民晚报  来源:http://news.sohu.com/20060206/n241688427.shtml  浏览次数:0  文字大小:【】【】【

简介:转载自:http://news.sohu.com/20060206/n241688427.shtml ...

转载自:http://news.sohu.com/20060206/n241688427.shtml

上海白领建“捐献时间”网站惹质疑(组图) 


上海白领建“捐献时间”网站惹质疑(组图)


上海白领建“捐献时间”网站惹质疑(组图) 


  本报记者 李玮

  “不只是付出金钱才可以帮助别人,付出时间也可以。付出时间有的时候比出钱包含更多的内容:知识、技能、态度、经验、教训等等……”

  106天前,30岁的刘润在自己的博客(Blog)上敲打下这些文字。从那天起,酝酿筹划了半年多的“捐献时间”公益网站终于出炉。

  106天后的今天,这个在微软公司从事管理工作的年轻人已经做好了上海和北京地区“时间大使”详细计划书,预备在2月中旬开始招募“时间大使”。

时间怎样捐献?“时间大使”又是怎样一个概念?这不会是去年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的“‘月球大使馆’叫卖月球土地”的翻版吧?

  质疑1 捐献时间 最大的快乐是什么?

  志愿者李欣说,人最大的快乐,不是满足自己,而是被需要。时间本身无所谓宝贵与否,关键是用时间来做什么,做有意义的事情才能让时间变得有意义。

  志愿者陈霞说,二三个小时也许很快就能耗掉,比如睡觉或者唱卡拉OK什么的,但是这些时间对于需要的人来说就是宝贵的财富。“捐献我的时间去做有意义的事,并获得快乐和满足,这让我觉得很爽。”

  发起人刘润说,有些人也许有这样的观念:我今天捐了100元钱,感觉有些了不起;但如果让我捐2个小时时间,却不会有什么感觉。这些人没有意识到时间这个东西十分宝贵,尤其是他的时间用在刀刃上时,它所带来的公益效果。

  质疑2 志愿者“走秀” 时髦一把就结束?

  有评论说这个网站会让捐献时间成为白领的一种时尚。捐献时间,究竟是“走秀”,还是真正的公益事业?

  刘润坦言,他和他的团队目前确实碰到一个问题,就是志愿者流动性比较大。有一个在培训行业工作的志愿者捐献了自己的时间,然后他接到一个关于学生如何规划学业生涯的讲座需求,地点在上海师范大学奉贤校区。第一次,他怀着新鲜感花3个小时从市区换车赶到位于海边的这个校区实践他的时间捐献;但是第二次,他就以各种理由推脱不去了。

  志愿者无法持续他的时间捐献,可能因为路途远或者车费等原因,但最重要的是他没有志愿者精神。志愿者精神的定义在刘润看来就是,坚持志愿从事公益活动,并且以此为乐,精神上有满足的感觉。

  他举了另一个例子。去年11月,一位纽约律师、美籍华人Eric联络网站,表示想捐献时间,和中国的老师学生们交流与美国劳动/雇佣法相关的话题。最终上海财经大学获得了此次机会。

  因为Eric的演讲是全英文的,志愿者Benno连夜翻译了演讲资料。亏得有这份中文资料,在正式演讲时很多同学才能更好地和Eric交流。Benno把这次志愿者活动定义为“自己专业的公益化运用”,他表示很乐意做这些事。

  “在社会物质生活还未达到一定水平时,志愿者精神必须慢慢培养。”因此,刘润和他的团队在努力尝试,让企业在网站投放广告,把这些广告收入用于志愿者的交通费。这样也许能化解志愿者的一些顾虑,让他们更愿意捐献时间。

  质疑3 社会经验银行 能否成为求职新砝码?

  网站怎么会成为银行?刘润这样解释:志愿者把部分时间捐献出来,存储在这个网站上,一旦他通过网站找到需求者、并提供了实际的帮助,网站就会生成捐献时间的记录,从此任何人都能查到这个志愿者曾经参与过的活动、帮助过的人数、捐献过的时间,以及得到的评价。

  “这是对志愿者行为的一种认可。”刘润希望,这些网站上的帮助记录反过来能帮助志愿者,成为他们的社会经验银行:存进去的是对社会的服务经验,提取的是个人的爱心和信用值。这将在求职、出国深造、拓广人脉等方面,证明他们与众不同的价值:我是一名志愿者。

  当然,这只是刘润一厢情愿的想法,他开办的这个“银行”能否得到社会认可,难以预料。

  质疑4 “时间超市” 资金短缺如何维持?

  网站怎么成了超市?在刘润的设想中,这个网站应该是一个时间超市,志愿者的时间是商品,需求者是顾客。有“顾客”说:今天我有需求,我要到超市里挑条“鱼”,而超市里的各种“鱼”也等待着“顾客”的挑选。于是这个超市成了供需的一个平台。

  刘润清醒地意识到了目前的一个困境:必须通过更多的需求来带动供给,也就是渴望多些“顾客”来“时间超市”消费。现在网站基本只有两类“顾客”,福利院和高校。为了寻求更多“顾客”,他们开始了招募“时间大使”的计划。刘润说,“时间大使”可能为非营利机构(如红十字会、福利院、高等院校、校友会等)工作,他们的工作是将需要志愿者参与的活动信息输入到网站中,生成志愿者们所看到的需求信息。

  资金短缺也是个问题。他们目前正和一个企业谈广告的事,打算每季度在网站上发布资金的用途。“公益活动不能一直插着输液管。”刘润和他的团队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要把“捐献时间”的输液管慢慢拔掉,让它通过一定的公益资金积累和资金循环自我维持,自我成长。

  这是个艰苦的过程。但看得出,他们乐此不疲。

  焦点背景

  “捐献时间”网站是怎样诞生的?刘润感言—— 朋友们悄悄的支持带给他惊喜

  2年前,刘润就开始以B2C模式(商业对消费者)做公益事业。他一个人或和几个朋友一起,不断地到大学里去演讲。可以说,他就是B,学校就是C。走了近十所高校,看着学生们渴求的眼神,他觉悟到:个人的力量太小了。或者说,B根本就是一个瓶颈——我再有三头六臂,一个人也无法满足所有的需求。

  为什么不试试C2C(消费者对消费者),这个互联网最大的发明?需要帮助的人不知道到哪里寻找帮助;愿意主动提供帮助的人,不知道是否有人需要,在哪里、何时需要。他决定做一个网站,让需要帮助的人(需求者),和可以提供帮助的人(志愿者)在这里找到最短路径,从而引发一次次公益活动。捐献时间,就是一个匹配志愿者力量的C2C平台。

  刘润说,朋友们悄悄的支持给了他一个又一个惊喜。外籍人士米尔克把需求者提出来的各种需求做成了RSS(订阅器),让志愿者可随时获知,捐献时间;吴雪峰用PLOG(Blog托管服务程序)来做新闻发布;小华做了一组MSN的头像,希望通过MSN的Social Network(社会网络)来推广网站;他们还写了段Java Script(站点用来和其他站点共享内容的方式),让关注“捐献时间”网站的博客们可以在自己的Blog上捐献一小块地方来宣传最新的捐献时间需求……

  这是一个社会学试验。刘润难以抑制自己的兴趣,想看一看互联网+C2C可以在公益事业领域做出什么成绩来。

  焦点链接

  “草根网站”主创 大多数是白领

  权威调查显示,目前中国网民数量已达1亿,仅次于美国居世界第二位。民间公益性质的网站也在日益壮大,为越来越多的人提供互助平台。

  公益网站俗称草根组织

  国际上把这类民间公益网站俗称为草根组织,目前上海“草根”队伍中年轻人占了大部分。据悉,这类网站一年的空间和域名费超过1000元,同时还需要投入大量精力维护网站正常运行,没有一定的网络专业知识和经济能力恐怕很难维持。因此,在所有公益网络的参与者中,白领的比例最高,主要原因在于他们会使用电脑并有能力帮助别人。

  草根组织成员常聚在一起共商未来。上个月,一家名为“智人慧心”(www.hshg.org)的公益网站创办人王蓉经选拔,接受了“国际绿根组织”的短期培训。IT行业出身的她说自己并不缺乏技术知识,但对于如何利用网络更大化地发挥公益事业的作用还不十分明了。“现在我知道了,捐钱捐物只是暂时的福利,我的方向是用网络提供慈善的后续服务,如在网上公布各学校接受捐书的目录,使调配学校得到的书不重复或缺漏;教助学者如何写信鼓励孩子;将贫困孩子的手工艺品拿到我们的网上拍卖,让他们明白要靠自己的劳动创造财富等。”

  盼望“草根”能结成联盟

  上海近来出现的“捐献时间”(www.donatehour.org)、“多背一公斤”(www.1kg.cn)等新型公益网站,多由企业白领利用业余时间创办维护,更多地在推广某种理念:前者提出了供需、信息不对称和资源分配的解决方法——建立一个需求和供给的网络交易平台,热心志愿者通过该网站找到匹配的需求者捐献时间等;而后者则借助网络,宣传旅行时多背一公斤文具书籍给沿途遇到的贫困孩子,与之亲切交谈,鼓励他们,并反馈旅游和学校信息给更多网友。

  目前,这些公益网站都有着一定的点击率,它们的创办人表示,中国“草根网站”的参与度与发达国家有差距,他们盼望“草根”间尽快结成联盟,根据各自的特点形成一个大型的综合公益网站。见习记者 徐婉青

   
       
         

免责声明 | 隐私条款 | 站点地图 | 繁体中文
© 2005-2008 “智人慧心”助学网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沪ICP备050073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