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人慧心助学网
English version
首页 | 文章中心 | 助学项目 | 资料中心 | 关于我们 | 帮助中心 | 个人控制面板 | 论坛
 

应急基金计划
 

当前位置:文章首页 >> 文章中心 >> 慧心活动 >> 智人慧心2009年第一届捐助人沙龙记录

智人慧心2009年第一届捐助人沙龙记录

2009-06-21 09:17:42  作者:野火寒烟  来源:智人慧心助学网  浏览次数:362  文字大小:【】【】【

简介:时间:2009年6月21日下午地点:上海电大参加人员:捐助人:有爱的日子(夫妇)、tsl、Nancy-barry(特意坐火车从无锡赶来的)、饮风清心、陈锡峰(夫妇)志愿者:柯挺、寒烟、野人、jj_mao、鱼姐姐、小米、槿柔、汉子(特意从深圳坐飞机赶来 ...

时间:2009年6月21日下午
地点:上海电大
参加人员:
捐助人:有爱的日子(夫妇)、tsl、Nancy-barry(特意坐火车从无锡赶来的)、饮风清心、陈锡峰(夫妇)
志愿者:柯挺、寒烟、野人、jj_mao、鱼姐姐、小米、槿柔、汉子(特意从深圳坐飞机赶来参加)、小P孩夫妻

下午2点多,大家在愉快的自我介绍中开始。

这次讨论的话题在现实生活中没有标准答案,我们在此讨论只是寻找更适合自己的捐助方法,以及自己在捐助过程中的一些困惑与心得。以下整理出来的文字,为了更清晰的表达主题,部分在顺序上做了一些调整。所有文字都源自于沙龙上各参与者的真实发言。其实沙龙的话题虽然严肃,但是气氛倒是非常开心,时常伴着打击寒烟的呼声而快乐的进行着。

第一话题:捐助的学生就要毕业了,是否该把学生接到自己所在城市打工?

寒烟先介绍了自己的案例,曾经在两年前接了四川一位受助学生的哥哥出来打工。寒烟认为接哥哥出来打工,必然可以照顾到两个妹妹的读书费用,并且寒烟非常期望这个哥哥摆脱“农民工”的地位,所以安排他去朋友的公司做仓库管理和打杂,每月包吃包住1000元。在打工期间哥哥偶尔会表示自己愿意去船厂打工,虽然那里很危险很辛苦,但是一个月能够有两千多块的收入。最终这个哥哥还是回老家养猪了。

这是一个失败的案例,寒烟自我检讨了在这个过程中,寒烟过于把自己的期望强加于孩子身上了。虽然这是出于对这个孩子的关爱。但我们忽视了山里的孩子最真实的想法:就是挣钱。他们大多都会选择去辛苦一些挣更多的钱,而不会想到去改变自己的命运这样更深层次的精神需求。

饮风清心:学生踏入社会之后应该自己去做出抉择,而不是我们强加给他更美好的愿望。而如果学生步入社会不小心进入黑工厂受到盘剥,这种情况我们应该出手去帮助和改变,帮他们走出困境。一个人的成长要顺着天性与自然,路是由自己走的。

鱼姐姐:孩子的个性形成是跟自己的成长环境相关,他们的世界观已经初步形成,跟我们所想象的不一样。他自己去经历了,对事物才有认识。

有爱的日子:我们捐助人所起的角色,不该是一个“安排”的角色,而是“帮助”。我们在帮助的一个学生今年高考,考前很紧张,我们就把我们所经历过的考试的心理告诉她。学生也表示高考结束之后想打工,想听我们的意见,想知道我对这件事的看法。我们不建议她打工,而是建议她去复读。学生表示她将来也想去读书。所以,如果学生想要走的路跟你所想的一致,就给她多一些指导。

陈锡峰:我们要把自己的角色定位在“字典”的角色,学生做自己的选择,而我们则告诉他,世界上除了现在的选择,还有另外一条路,但是选择权还是在学生。

Jj_mao:我自己捐助的学生今年高考,平时我们沟通很好,学生成绩也很不错。感觉他考本科应该是没问题的。之前学生给我写信说想要考到上海来。即使目前为止我对这个学生没有任何负面的感觉,但学生说要到上海来,对我还是很有压力。现在我们在通信,我们还是很遥远的距离,但是他一旦到了上海,他肯定会了解我现在的生活。我不知道该鼓励他到上海,还是不鼓励。从经济上我是愿意帮助他,但是他要不要到上海来我还是不知道如何选择。

陈锡峰:撇开你是这个学生捐助人这个角度来说,站在长辈的角度你来给他一个建议,这个角度是比较公允的。你也可以告诉他,作为捐助人,你的想法是什么。你可以问学生,如果不是因为我在上海工作,作为你自己,你的选择是什么样子的。并且告诉他在上海的生活成本会有多高。

第二话题:学生不断打电话给捐助人,正常生活受到干扰,该如何处理?

鱼姐姐以自己亲身经历的一个案例,以及负责的一个捐助人经历的案例给大家介绍了这样的情况:经常会有学生打电话给捐助人,但是都只是一些很平常的话,例如“你吃了吗?”“你工作好吗”?捐助人怎么问都无法知道学生到底想要表达什么。并且会经常打相同的电话。而学生与自己的作息与工作时间不一致,导致了对自己生活的一种干扰。后来与班主任联系了解之后才知道学生家里其实发生了一定的事情,情绪最近有一些波动。

建议:这种情况下可以跟班主任联系,多了解学生或者其家庭是否发生什么事情,对症下药与孩子进行沟通。

有爱的日子:可能小孩子只是希望得到沟通,所以这时候可以给学生一个适当的心理疏导。他可能会觉得你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所以想从你这里得到一些心理上的帮助。可用自己的经历或者其他例子给学生一个正确的引导。跟孩子沟通了解真实的情况,教他们克服困难的方法。

汉子:学生对捐助人在感情上其实是相当信任的,有些话不能对同学、老师、家长来说,因为老师会很严厉,同学会很紧张,家长又会很严格,所以此时学生会更愿意跟捐助人沟通。

有爱的日子:从内心来说,许多学生会觉得捐助人是一个有爱心的人,会帮助自己,而且捐助人生活阅历丰富,也更能帮助到自己。

第三话题:资助的学生或者家长在收到资助的学费之后,仍不断告诉捐助人“家里穷”、“急需要钱”,该如何应对?

鱼姐姐举了自己领导许多年前在四川经历的一个案例:领导帮助了一个学生,后来学生不断打电话跟这个领导说他父母生病了,要额外的钱,这个领导在有能力的情况下都满足了。结果这个学生以后就不停说自己什么叔叔病了,什么亲友病了,居然连朋友过生日没钱出礼也向这个领导索要。

有爱的日子:两种情况,一是根据自己的经济条件,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可以适当给学生家里一些帮助。我们在心理上给他们的帮助比经济上帮助更适合,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们能帮穷,但不能帮懒。他们未来要走的路比现在的困难要多得多。

陈锡峰:作为资助者,我们自己的定位要清晰。每个人都有享受读书的权利,只是因为某些客观原因现在这个权利被剥夺了,所以我们帮助他们,让他们有权利去读书。这就是我们想承担的,仅此而已。每个人有自己的命运,以及自己该去承担的事情。即使我们捐助人有能力去帮助也要把握一个度。

小米:我们可以向学生表示我们很关爱他们,但是不要让他们觉得钱来得很容易从而养成他们的惰性和依赖性。提倡如果有机会最好去一次学生所在的地方亲自了解现实的状况。

寒烟:个人建议,除了网站规定的学费部分,以及网站建议的生活费部分,其他不要过多的在经济上资助学生。

陈锡峰:第一次认识寒烟的时候寒烟就在强调这一点。寒烟一直在有意识的在做捐助者教育工作,我觉得这一点是很必要的。因为我们之所以能坐在这里,肯定不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利益。反过来,如果这件事情带给我们很多困扰,这件事情就不要去做。

寒烟:广西这里现在做得比较好,当初开发这个地区的时候就跟学校强调过,如果发现一个学生额外跟捐助人要钱,这个学校的所有学生都会停止帮助。虽然我们并不一定真的这样一刀切,但是广西地区做得还真的很好。

饮风清心:贫困地区的贫困人家所遇到的困难远远超过学费,这个是肯定的。对于我们捐助人来说,“度”很重要,无论是财务还是心理投入和心理承受上。当他们的心理承受上已经到了一个极限,就会发生问题。我们先不要界定对方是不是对你有依赖感,我们要先看看自己,如果愿意去做,我们也还是可以去做的。如果这种事情会让我们不舒服,那就不要去做。做公益千万不要做到自己不开心,不能承受那就到此为止。

汉子:经济上的帮助,我们的原则是“因人而异,量力而行,不提倡,不反对”。

汉子:其实我们捐助人也很感性。我曾经在上海帮助的一个大学生,过春节时写信无意中表示母亲给的一张超市卡说只能给自己家里买些油盐。当时我正好单位在发年货,我想都没想就立刻拿了一箱子送到她家去。这时候我就是感性,没想过什么太深的道理。就像我们平时寄点钱之外,我在中秋会给孩子寄一盒月饼,虽然很小的一件事,他们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

第四话题:如何选择受捐助学生?

陈锡峰夫人:我们当初在认捐两个学生标准上就有一些分歧。我认为男孩子将来的道路比女孩子更广。从成绩来说,成绩好的学生能够帮助的时间会更持久,将来他成材的希望更大。我希望我的捐助让学生将来有所成就,这样我觉得意义会更大。学生在我们的帮助下考上大学,我们会觉得帮助是值得的。

陈锡峰:教育是公平的,每个人都有读书的权利,我只是做这样一件事情让他们读书,而将来他们能走什么样的路要靠他们自己。

陈锡峰夫人:我们每个人的经历不一样,遇到这种事情处理的方式也会不一样。今天这些选择学生的困扰对某些人可能是困扰,而对某些人则完全不是问题。

小米:我在四川泸沽湖帮助了一个女生,并且曾经在这个学生家住了一个多星期。其实按照他们家庭的情况,节省一些完全可以承担这个学生的学费。但是因为当地少数民族,女孩子不读书很正常。我资助的原因是为了表示坚持让他们读完小学和初中。所以我每年捐款只捐助学费。而他们也很明白,他们不会指望从我这里再得到额外的帮助。

寒烟:我们在家访时选择什么样的学生需要帮助时,或多或少会有一些主观的原因。我在去年去陕西家访一个学生时,这个学生家其实满困难的,因为父亲重病花费了很多。而我进门家访时闻到一股很浓的味道,红花说是当地一种腌豆酱的味道。我越闻越不对劲,因为我觉得那是臭脚丫子的味道。我就问这个学生家里是不是腌什么了,学生说没有。于是我对这个家庭在心理上就非常抗拒,因为觉得这样一个家庭环境混乱对学生成长非常不利,更不用说将来这个学生什么回报社会之类的了。

寒烟:我们当年在广西遇到一个村子,村子里是很穷,但是全村的人都在广场上赌钱。所以在这样的环境上,即使再有贫困的学生我们也不会帮助。因为我们帮助只是在学费上的帮助,但学生成长的环境最重要的还是家庭环境,而在这样赌博的环境上学生的品性必然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第五话题:孩子表示厌学怎么办?

这个问题是北京的taobaojia代为提问的。

汉子:孩子厌学可能有不同情况,比如看到同伴去打工了就不想读书了。

汉子以自己帮助的一个学生案例表示了自己的一些看法。这个案例涉及到的问题其实是多方面的。

汉子:首先,学生不停给自己打电话,可能自己的生活会受到干扰。通常情况下学生真的是遇到了一些事情,他需要跟你沟通。我帮助的一个学生刚从初中进高一,在初中成绩相当好,突然进高中后成绩极速下滑。从而产生想辍学的想法。

由于当地通信不方便,我写的信她都没有收到。她就会不分场合的给我打电话。于是我只能告诉她,她那里电话费太贵,我半小时候再打电话给她。电话里也没什么话,只是问好或者说同学怎么样。我是感觉,她是希望听到你的声音,希望心理上给予疏导。她不能跟同学说,因为同学之间的竞争很大都在疏远,而家长那里也不能理解无法沟通。我告诉她,真的辍学也跟我没什么关系,因为你的年纪已经到了可以担当的年纪。但是如果你只是因为一次困难就退缩,就不该了。所以我后来联系了她的初中两个同学,让他们在学习上主动帮助她,另外我联系了以前捐助的一个大学生主动与她联系,在心理上帮助她。

我能帮助她的就只有这些了,但是遇到这种事情,只能自己去担当。我承诺她,哪天考完高考,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我就请你到上海来玩一圈。后来这个学生最后跟我说一句话其实就是说到了点子上,她说“跟你说话后,我心里舒坦多了”。其实她就是想跟你沟通罢了。

小米:好的学生会给自己更大的压力。

饮风清心:我们要了解学生的求学意愿如何。如果仅仅是因为学知识的问题,我们没有必要把学生非得武装成一个在知识上强有力的人。他可以做一个平凡的人。但如果他有意愿读书,只是遇到了一些困难,我们还是可以做一些努力。

小米:我们家访的时候有一个原则,学生的成绩是一方面,而家长的本性也很重要,首先不能欺骗我们啦。我们家访只有几十分钟,对一个孩子的了解并不会很全面,所以捐助人也在将来多方面了解这个学生。

第六话题:孩子不给捐助人写信怎么办?

这个问题是Sunday代为提问的。

寒烟:广西那里的学生会做得很好,因为我们跟学校沟通很好,要求每学期要把成绩单和收款记录寄给捐助人。我们不知道这个捐助人捐助的是哪里学生。陕西那里志愿者还没有像广西那样熟悉学校,所以我们还没有做到所有学生能够按我们要求给捐助人写信。建议槿柔联系一下地区志愿者,让他们与学校沟通。

饮风清心:为什么要求学生给捐助人写信?我不知道是不是有意义。我跟我捐助的小孩子写第一封信的时候,就告诉他,你不要感激我,我希望你懂得,把你现在得到的帮助在你将来有能力的时候,再帮助别人。

寒烟:我们是希望捐助人和孩子之间有一个互动。除了金钱之外,还有更多的关爱。对捐助人收到或者不收到没有任何影响的情况下,我们是要求学生在收到帮助之后,要回馈这样的一个帮助。即使只是寄一张成绩单和领生活费的单子,这就是你对帮助的一种回应。如果连这种回应都无法做到,更别说将来他会回报这个社会。我们只是希望通过写信这种方式来培养他回报社会的意识。

***************
沙龙快乐地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结束了,大家都觉得沙龙这种形式更便于沟通,将来还会更多的组织这种面对面的交流方式。沙龙还有一个更大的收获,就是当场有三个捐助人表示要加入志愿者团队,哈哈!

欢迎大家参与我们的讨论:http://www.hshg.org/bbs/viewthread.php?tid=414&extra=page%3D1

寒烟被快乐的打击着

有爱的日子夫妻

陈锡峰夫妻

汉子,从深圳赶回来的噢!

饮风清心

小米

tsl

槿柔,带着女儿来参加

鱼姐姐

jj_mao

小P孩儿夫妻

从无锡赶过来的nancy-barry

   
       
         

免责声明 | 隐私条款 | 站点地图 | 繁体中文
© 2005-2008 “智人慧心”助学网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沪ICP备050073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