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全体智人慧心朋友们的一封信

各位智人慧心的朋友:

这应该是最后一次使用“智人慧心”这四个字了,因为智人慧心助学网站已经于一个月前关闭。从此,再也不会有智人慧心了。谢谢大家这十几年的支持和关爱,但世事总有离合,不必过于强求。

我知道我的性格一向固执。我固执地坚持了十几年让智人慧心保持纯洁,只是我现在没有能力继续用我的固执来保护这份纯洁。我曾经把它当作我的生命,甚至比我的生命还重要。所以,不要觉得这个决定是我轻易做下的。其实在很多年前我就想放弃了。

有一个把我拉黑的志愿者她曾经愤慨地说:蓉蓉,我看不出你对智人慧心有什么爱。

是的,你说对了。

曾经有那么一个中午在上海徐家汇,地铁口的我接了一个电话。我老爸来上海了。虽然他没有说什么但是我知道他想见到我。那么十几年,我几乎所有的假期都在西部而没有时间陪父母。老爸从没自己出过远门,我怕他不会坐车,怕他不知道方向,怕他不会普通话。我好想去陪陪老爸。可是那时候我刚结束一个志愿者的培训,而正要赶地铁去给下一个志愿者的培训。我对老爸说,老爸对不起啊,今天公司要加班不能陪你了。我坐在地铁口,挂了电话后真的是嚎啕大哭,哭自己的无奈和残忍。那一年多,我失业没有收入,我每天却为了智人慧心奔波。

真的是从那一年开始,我对于智人慧心已经没有爱了。虽然有无数的理由让我放弃,但我仍旧坚持。让我继续坚持的,只有责任和对净土的一点痴恋。还记得我对每一个经我培训的新志愿者都说过:如果你觉得不快乐了,就可以离开了。抱歉我骗了你们。

其实我该学汉子大哥激流勇退,该退出策划团队从此做一个虚无的偶像。两年前我就写下了遗书,因为智人慧心于我,太累了。我背负了太多的期望和责任。我总想着,再坚持一下,坚持到能够放心地交给别人。

可惜,坚持不住了。毕竟我身在国外,毕竟我只是固执而不懂圆滑世故。当这个团队变成了拉帮结派的平台,变成了拉项目的平台,变成了拼接聊天记录而煽风点火的平台。一切与我而言,都没有意义了。这里不再是净土了。只要有一点点危害让智人慧心变得不纯洁,我都会毫不留情地抹杀。杀不掉,也就只能自杀了。

我知道很多人会惋惜那些需要帮助的孩子。只是我们自己的力量有限,我们无法改变世界。如果愿意,找一个干净的平台吧。如果一个地方不纯洁了,那就放弃吧。

所有的学生资料都有备份,部分志愿者会继续跟完目前的学生。至于将来怎么样,跟“智人慧心”无关了。

故事终究发生过,记忆抹不掉。临离开前想对一个人说这么一件事。去年结婚的时候我没有什么首饰,只是去董家渡做了一件旗袍,然后,手腕上戴着的是贵州山区工匠手工打制的一只简单的银手镯。那一天起,我一直戴着。不是因为它的珍贵,而是因为有一些事,你总想忘记,但是永远有你留恋的地方,因为那已经是你生命的一部分。希望有同样手镯的人,应该也是如此。今年初发生的误会,相信你问小米,她会给你道歉。当然,她也欠我一个深刻的道歉。如果不是因为这个误会带来的围攻,或许结局会不一样。

无论如何,都谢谢你们陪着智人慧心走了这十几年,也是陪着我的心走了十几年。几十年后再回头看看,其实什么都不重要。人若没有了初心,那就不要玷污了公益这两个字。就跟着心走吧。

蓉蓉

2017年10月24日

 

***

蓉蓉跟策划团队某些人的理念不合,更舍不得多年来坚持的心血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也绝不姑息打着帮助孩子的旗号利用这个平台谋求个人私利。这个是智人慧心关闭的主要原因。

***

  • 自从宣布关闭智人慧心网站之后,蓉蓉也退出了所有智人慧心相关的群。相信接下来的志愿者们会有新的团队和新组织名称。
  • 大家都是成年人,不能共谋事,但请管理好你们自己的志愿者,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要继续让谣言满天飞。
  • 智人慧心的关闭不是蓉蓉一个人的决定。在无数次激烈的争吵和围攻之后是策划团队的人选择了坚决保护某胖,而一句“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决定了智人慧心的命运。
  • 初心若是没有了,那还不如关闭了,免得空留一个名字被人利用,被玷污

*****************************

2018年2月2日更新:

蓉蓉已经有了自己的生活,为别人活了十几年,累了,现在反而觉得去年的决定对我个人来说是正确的。虽然可能还要很久才能忘记,或者这一辈子都无法释怀。但是,时间总是往前在走,我们在生命中总有取舍和放弃。我庆幸有那十几年的经历,让我享受了十几年单纯的日子,守候了一片净土。

或许,或许智人慧心这四个字经历了这一场磨难之后,还有一天她会涅盘重生。期待把这份初心寄予我毕生信任的人。